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市场形势 >

市场形势

致敬“00后”一代、武亦姝、徐毅

发布日期:2022-08-09 13:33   来源:未知   阅读:

  生于中国“入世”节点、长于移动互联网兴起时代的“00后”们,幸运地进入了成长红利代际均值最丰厚的阶段。“00后”无疑带着全球化的时代烙印。他们知道的多,自信心也强,更早地自我认同为有能力、有思想的成年人。叛逆、自我、跋扈是他们;自由、独立、多元也是他们。有了想法就做,有了兴趣就干。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们有的开始创业,有的开始创作,但大多数还在默默苦读。当他们真正长大后,将是靠谱的一代。

  9月初,纪录片《零零后》上映,这部拍摄了12年之久的纪录片记录了一群“00后”从幼儿到青年的成长经历。

  《零零后》的总导演、北京师范大学纪录片中心主任张同道拍摄这部纪录片的初衷非常简单,这位“60后”的父亲,想知道“00后”的儿子在想什么。他本想记录一些年龄相仿孩子的人生轨迹,却在拍摄过程中发现了“00后”的共同特质。“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代人的DNA”。

  一位观看过这部纪录片的“00后”观众说:“我作为一名‘00后’,对这个词有着爱憎交织的情感,从学习、成长到叛逆、收敛,我们的思想在不断发展充盈。‘00后’经历了其他年代没有的时代碰撞,这让我们有着不同的快乐,也留下了难忘的苦楚。”

  良好的物质条件,高速发达的信息资源,在这样的时代背景和生活环境中成长的“00后”,和“80后”“90后”已经大有不同。如今,他们已经开始进入大学,甚至迈入社会,也慢慢从被评价甚至被指责的群体,成长为具有线年,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少年儿童发展状况研究”提出,“00后”一代生活在市场经济更成熟、改革开放成果更丰硕的时代,从市场经济时代到文明、法治社会的发展,使他们更注重个人的发展与感受,个体幸福变得更加重要。

  在张同道的镜头下,我们看见3岁的小人儿,拒绝老师让她跟别人一起玩的要求,“我有权利这么做”“我一个人挺好的”。张同道忍不住感叹,听到这句线岁的孩子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我觉得她的水平比大人都高。”

  柔柔站在山丘上作诗:“风景风景,新的风景,我要呼吸一下风景。”这是一个5岁的孩子信口吟唱的生命诗篇……

  从2006年到2018年,12年的时间,张同道和他的团队不断用镜头记录着这些孩子的成长,并先后制作了纪录电影《小人国》《小人国之酷学时代》及电视纪录片《成长的秘密之小学时代》等。

  据张同道观察,“00后”的父母主要是“70后”“80后”,他们大多接受过高等教育,并在父母的棍棒、学校的高压中学习、成长。对待自己的孩子,教育方式和思维已经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他们不迷信体制内的教育,也不盲目崇拜体制外的方式,而是努力寻找最适合自己孩子的教育。

  “这个时候出生的孩子,没住过三代人生活在一起的房子,生下来就有车坐,七八岁就环游世界。他们的父母已经铸造了一定的经济基础,‘00后’有了选择的权利,也就更有个性。”张同道说,“当他们没有被欺负过,也没有经历过穷困的时候,就不一定想当官,不一定想发财。人生有那么多好玩的东西,我打球行吗,我下棋行吗,我画画行吗,我拍电影行吗。他们对钱没有多大的概念,对权力也没有多么深刻的渴望,这才是正常的一代人。当他们代表中国跟世界打交道的时候,是自信的。”

  生活是家校两点一线、家里只有辅导书、以成绩论英雄的评价标准,已经离千禧一代越来越远。

  2018年是“00后”的成年元年,高考是他们人生中面临的第一次重大选择。去年参加高考报名人数975万人,今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更是近十年来首次突破千万,达1031万人。竞争压力不可谓不大。

  但是,这些成长于新世纪,被标记为“开放、自我、独立、自信”的“00后”,在面对父辈们曾经走向成功的“独木桥”时,显然已经不再是同样的态度。对于他们来说,高考只不过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考试而已,和命运关系不大”。

  “人生的平台有很多,世界的平台有很多,能够展示自己的平台有很多,高考只是人生中的一个经历而已。”一位高考生这样安慰略显焦虑的父母。

  新浪教育发起的关于“‘00后’的高考谁做主?”的调查显示,超过半数受访“00后”考生并不认同“高考改变命运”的说法,他们认为,高考只是一种经历,不必上升到“改变命运”的高度。“一考定终生”在当下已经行不通了,“00后”有更多的出路和发展机会。调查数据显示,超过25%的受访“00后”除了参加普通高考,还尝试通过出国、自主招生、艺考等途径上大学。

  “80后”“90后”的学生对于专业没有很多想法,“多是热门专业,这其中几乎没有自己的兴趣”。而“00后”则完全不同,对于专业的选择,一般是以自己的兴趣为第一出发点。

  作为互联网的原住民,“00后”有更多元的途径和更多的资源去全面体验真实世界,因此,他们的视野更开阔,个性更独立。他们不仅是社会进步的受益者,同时也是创造者。

  古风、手账、动漫、手游、玄幻文学、拍视频、Cosplay……他们的爱好多元,也更加专业。从二次元到C圈,曾经引领新锐文化的“90后”已经开始自愧不如。

  与外界认为“00后”肤浅不同的是,一位古风类音乐社团的负责人,对年轻一代有着不同的观察。“出生在中国经济腾飞年代的他们,一出生就是很自豪的,有着对国家历史文化认同的需求。”

  哔哩哔哩是目前国内知名的年轻人文化社区,17岁以下的用户占绝对主流。哔哩哔哩董事长陈睿认为,这是令人刮目相看的一代,由于物质充足和教学充分,由于互联网极大地扩展了他们的审美和常识储藏,他们恰恰是有文化自傲,有品德自律和有人文涵养的一代。为何网站付费能够越来越普遍?由于他们是真实的尊重知识产权的一代,他们是鄙视插队、鄙视走后门的一代,是具有自傲和创造力的一代。

  “来了,就做到最好。”2017年2月7日晚,在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总决赛的节目中,一位身材高瘦、文静古典的“00后”女孩说出她的参赛宣言。

  那一年,她16岁,只是上海复旦附属中学的一名高中生,却凭着强大的实力,在擂主争霸赛中自信从容地对战《诗刊》主编彭敏,一举夺冠,成为观众心目中的“国民才女”。

  今年6月23日,2019年上海高考成绩的揭晓,武亦姝以613分(上海高考满分660分)的成绩,被清华大学新雅书院录取。武亦姝在称赞声中再一次被推上了热搜。

  武亦姝第一次出现在观众视野,是在2017年2月1日播出的《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第四场的赛场上,一经亮相便惊艳全场。在第一环节的个人追逐赛中,她9道题全部答对,战胜百人团中的308人次。

  在争夺攻擂资格的“飞花令”环节中,武亦姝答题过程中全程微笑对战陈思婷。“飞花令”环节要求选手必须在极短时间内,完整说出带有规定字的一联诗句,这不仅考查选手诗词储备,也考验临场反应和心理素质。

  当武亦姝第二次说出“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被提醒需要重新说一句带“月”字的诗词时,她脱口而出《诗经》里《七月》的名句“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这个画面也成为她比赛中最为精彩的一幕,可谓“腹有诗书气自华”。武亦姝出色的表现和淡定的气魄令在场的点评嘉宾惊叹不已,网友则称她“满足了人们对古代才女的所有幻想”。

  随后,武亦姝从北京大学博士生陈更的手中夺得擂主宝座,一战成名。陈更以一句“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表达了由衷赞美。

  几天后的总决赛中,武亦姝在攻擂资格争夺赛中突出重围,在与张淼淼、李宜幸、陈更强劲对手PK后,以317分获得攻擂资格。她与王子龙在“酒”字飞花令中精彩对决后,最终又战胜彭敏,成功夺冠。

  很难想象,这个出生于2001年的“00后”少女,具有如此丰富的诗词储备。据说,武亦姝的诗词量达到2000首。而成功的背后,是她长期的积累与不为人知的努力。

  武亦姝早已把陆游、苏轼、李白作为自己“三大偶像”,沉浸在古色古香的诗情画意中。

  据报道,武亦姝高一时就阅读《浮生六记》《人间词话》《聊斋志异》《红楼梦》《庄子》等古代经典,每星期还会交错着读《剑南诗稿》《小山词》《放翁词》。武亦姝说,她宿舍书架上有一本陆游的《放翁词》是她的最爱,在陆游的诗中,她感受到了陆游性情中有趣、可爱的一面,而不是别人所认为的沉郁顿挫。

  武亦姝在节目里曾说过,她从小喜爱读诗词,一聊到古诗词她就会抑制不住地兴奋:“我觉得古诗词里面有很多现代人给不了我的感觉。比赛结果都无所谓,只要我还喜欢诗词,只要我还享受诗词带给我的快乐,就够了。”

  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蒙曼在赛后曾评价,“武亦姝夺冠并不意外,实力、心态和运气让她夺冠成为必然。她的实力有目共睹,而且这个姑娘年龄不大却气定神闲,用‘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来形容武亦姝再合适不过”。

  当年16岁的武亦姝,如同从古代穿越而来的女子,由于高挑的身材和古典的气质,甚至有公司希望能够签约武亦姝做业余模特,但被她拒绝。关于她的成长经历和家庭教育更是引来各家媒体争相发出采访邀约,但被武亦姝和她的家人一一谢绝。

  武亦姝的父母希望武亦姝踏实低调地成长。“我是孩子妈妈,很理解你,可是孩子太小了,后面的路还很长,我是真的希望她踏实低调地成长,而且今天的一点点成绩也是得到大家的帮助,她个人和家庭不接受采访。谢谢你,也请理解一个母亲的心情。”武亦姝的母亲在给记者发送的短信中如是表示。

  对武亦姝情况有所了解的一位老师透露说,在初中时,武亦姝的成绩不算特别拔尖,但在作文、历史方面表现突出,平时也酷爱文言文。她现实生活中和节目中一样,文质彬彬,不是特别招摇。

  武亦姝对于诗词歌赋的热爱也并非与生俱来的。小时候,父母为了培养她读书的习惯,约定回家不看电视、不玩游戏、不看股票,而是陪着武亦姝一起看书、画画、写字。在父母长期的言传身教下,上小学后的武亦姝已经写得一手好字,唐诗宋词倒背如流。

  不过,武亦姝对于诗词的热爱并不止于背诵,更在于理解。武亦姝说,她平时会随身携带苏轼的诗集,读苏轼的诗词让她有好的心情,不知不觉中,苏轼豁达的人生观也让她有勇气笑对各种人生挑战。

  可以说,诗词是她从容自信的来源。她在比赛中沉着冷静,即使比分落后也淡然一笑。一位认识武亦姝的人士说,“电视里在播放她的节目,家人在看,她也不看,只管自己写作业,不是一般的淡定”。

  这位兼备才华与才情的学霸,古诗文积淀浓厚,却是一名理科生。在她进入清华大学后,她说:“无论是追逐人生理想,还是过好每一天的日常生活,严谨求实、行胜于言,从来都是最重要的品质,也是我希望自己能够一生践行的准则。能在这样一所踏踏实实做事、认认真真读书的大学求学,在这里涵养自己的品行、开阔自己的视野,是我长久以来的梦想。”

  2012年12月23日,年仅9岁的徐毅正式成为重庆市作协会员,这位“天才诗童”也由此成为国内省级作协年龄最小的作家,该纪录至今尚未被打破。

  比起“作协会员”这一名号,徐毅更让人称奇的是,刚上小学四年级的他,已经在国内近100家刊物发表了10多万字的诗歌、童话和小说,并出版了诗集《梦落花》和中篇小说《哈尔队长》。很多文学爱好者终其一生都无法实现的出版梦,徐毅不到10岁就已经实现了。

  用《诗刊》编辑部副主任蓝野的话说:在徐毅的童话王国里,他用自己纯美的想象来认识并诠释身边的万事万物。在他通过想象而诗化的世界里,蚯蚓会说话、小雨会唱歌、大海摇动铃铛、云朵也有伤心的时候……

  2000年前后,随着社会开放的不断深入,以及网络媒体的快速发展,在接触到越来越多的新思想、新事物后,大量年轻人产生了强烈的写作欲和表达欲,与此同时,报纸、杂志和网络平台也正处于百花齐放的阶段,有足够的空间装得下年轻写作者们产出的优质内容。于是,中国文坛出现了一批天才写作者。

  徐毅出生于2003年11月,那一年,韩寒、郭敬明、张悦然等一批“新概念”青年作家正如日中天,1989年出生的蒋方舟也已经在多家省级媒体开设了专栏。初出茅庐的年轻人靠写作一朝成名,已不是新鲜事,在整个大环境的影响下,很多家长为了孩子能够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也会想方设法帮助孩子培养写作能力,徐毅的爸爸就是其中之一。

  徐毅爸爸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孩子没什么特别,就是爱好写作,童真童趣,真情流露……加入作协,是我这个做老爸的主意。不是为了挣名声,是为了让孩子得到更多文学大家的指点,有一个更加充实的文学环境。”

  另据徐毅对媒体介绍,从他6岁起,爸爸就要求他每周写一首诗,“开始仿写,后来自己观察或想象,写什么,怎么写,都由我决定”。除此之外,徐毅与其他同龄人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喜欢读童话书、看动画片,之所以能写出大量优质的文学作品,徐毅将其归结于“想象力超群”。

  关于“神童”这一标签,徐毅也有自己的思考——“一个世纪到另一个世纪,总会出现很多比原来好几百几千倍的新东西,我就像这个时代的科技成果一样,过一些日子,一定会有更多的新人诞生,比我更厉害。”

  未来,是否会有人比徐毅更早成名还犹未可知,但徐毅的成名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在成名之后,全国各地记者都想去采访这位“天才诗童”,还有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一些省级电视台邀请他去做访谈节目,但徐毅全部都拒绝了。

  徐毅能够顺利成为重庆市作协会员,一方面是因为自身努力,另一方面是因为整个文学大环境也在慢慢发生变化。中国作协和地方作协都在积极吸纳年轻作家加入,这样的大环境让徐毅顺利加入重庆市作协成为一种可能。

  重庆市作协主席陈川,面对当时媒体的质疑,曾经表达过这样的看法——“因为徐毅有申请交到作协,有作家推荐,作协就应当受理。加入省一级作协必须符合一个硬件:在有统一刊号刊物上,公开发表文学作品10万字以上。按照作协的章程,加入作协并没有年龄要求,而一个9岁的孩子能够在《诗刊》头条发表组诗,这个硬条件是大家共同目睹的,作协不能因为年龄小而将其拒之门外。”

  重庆作协的认真负责和不拘一格,让徐毅成为了国内省级作协年龄最小的作家。从成为重庆作协会员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6年的时间,关于徐毅的近况,在网上几乎找不到相关的新闻,能搜索到的,大都是他最近一段时间在各个刊物上发表的作品,比如这首《饥饿的种子》——乌云/遮蔽了太阳/微弱的光/刺不穿深深的心/那粒种子/没有爱/没有自我/仅有一颗向往的心。

  我们能看出,徐毅的作品里除了依然保有童真童趣外,还多了一些对生活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