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公司简介 >

公司简介

最壮观的梵高特展英国后年呈现诗人与恋人

发布日期:2022-08-09 18:36   来源:未知   阅读:

  作为其建馆200周年庆祝活动的一部分。借展的明星展品中包括《卧室》(The Bedroom)、《疗养院花园》( Garden of the Asylum),当然还将展示英国国家美术馆的重磅馆藏《向日葵》(Sunflowers)。据透露,展览将聚焦于这位艺术家在普罗旺斯时期,他在那里创作了一生中最伟大的作品。

  展览计划于2024年9月至2025年1月举行,将会有至少50件作品展出,主要是梵高的油画作品,还有一些素描。这将是自2010年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Academy)的展览以来,英国规模最大的梵高展。

  国家美术馆的展览暂定名为“梵高:诗人与恋人”(Van Gogh: Poets and Lovers),将从梵高在阿尔勒的时期开始。1888年2月,他从巴黎来到这里,寻找法国南部绚烂的阳光。他最初住在一家小旅馆,后来在一家咖啡馆楼上租了一个房间,然后搬进了黄房子。

  1888年10月,保罗·高更(Paul Gauguin)加入了梵高的行列,最初他们并排架起了画架。但他们的合作在12月23日晚上以可怕的结局告终,当时文森特割下了自己的耳朵。虽然伤口愈合得很快,但精神上的创伤依然存在。

  到了1889年5月,梵高意识到自己无法独立生活。然后,他住进了附近普罗旺斯圣雷米(Saint-Rémy-de-Provence)郊区的一家精神病院,在那里住了一年。绘画成了他的救赎,给了他活下去的理由。

  另一幅即将在伦敦展出的作品是《圣雷米精神病院花园》( Garden of the Asylum 1889年11月),来自德国埃森的弗柯望博物馆(Folkwang Museum in Essen)。它描绘了一个带围墙的花园,精神病院里的病人们可以在树下锻炼,从那里可以眺望远处的阿尔卑斯山。

  此次展览将涵盖梵高在南法的作品——他当时住在阿尔勒( Arles)(1888年2月至1889年5月)和普罗旺斯圣雷米郊区( Saint-Rémy-de-Provence)的精神病院(1889年5月至1890年5月)。正是在这两个地方,他创作出了自己最好的作品。

  诗人与恋人的双重主题将在展览一开始就予以呈现,展出梵高描绘阿尔勒一座公共花园的多幅绘画和素描作品,画中的景致就在梵高租住的黄房子的正前方。这些作品主要创作于1888年初秋,就在保罗·高更到来之前。

  梵高 《阿尔勒公共花园的入口》(1888年10月)图片来源:华盛顿特区菲利普收藏馆

  在五月份租下黄房子时,梵高在写给他弟弟提奥的信中提到说“这间工作室最令人愉快的地方是对面的花园”——这里看春天最好。还有一次,他向妹妹描述卧室窗外的景色“一个非常漂亮的公共花园,在那里你可以看到日出”。

  梵高很快就将这片城市绿洲称为“诗人的花园”,把它与作家联系在一起。他精通文学,崇拜意大利文艺复兴早期的诗人彼特拉克( Petrarch)(他曾在附近的阿维尼翁工作)、薄伽丘和但丁。从他那个时代起,他就喜欢阿尔方斯·都德的作品,这位诗人兼小说家曾在普罗旺斯生活过一段时间。

  梵高在给高更的信中写道:“这座不起眼的公共花园里种满了植物和灌木,让人梦到波提切利(Botticelli)、乔托(Giotto)、彼特拉克(Petrarch)、但丁(Dante)和薄伽丘(Boccaccio)。”像往常一样,他把文学和视觉艺术联系在一起。

  梵高甚至将他的一些艺术家同行视为“诗人”,在更广泛的意义上使用这个词来传达一种艺术气质。他将比利时画家欧仁·博什的肖像命名为《诗人》(1888年9月,现收藏于巴黎奥赛博物馆)。他还授予高更这一荣誉,在一封信中称他为“新诗人”。

  为什么恋人会出现在梵高的画作中?我们只能推测,但他很可能一直在寻找女,当他在阿尔勒看到散步的情侣时,他感到嫉妒的痛苦。因此,在他的一些风景画中,情侣成为理想化的人物。

  梵高描绘公共花园里漫步的夫妇(《诗人的花园》)(1888年10月)私人收藏

  梵高对公共花园的描绘暗示了一个宁静的地方,就画作而言,这是一个宜人的散步场所。但拉马丁广场实际上位于城市的一个繁忙而混乱的区域。它位于火车站和红灯区之间,被几家通宵营业的咖啡馆和警察局包围。梵高用艺术和诗意表达了他自己对公共花园的诠释,创造出一个令人放松的公共休闲场所。

  遗憾的是,这座公共花园在20世纪初就被铲平了。如今,梵高“诗人花园”的大部分都被繁忙的交通环岛和庞大的停车场所占据,旁边是一家超市和一座崭新的学院建筑。但幸运的是,拉马丁广场两边保留了自梵高时代以来几乎相似的景观:罗纳河的堤岸和城市的罗马城墙。

  在即将到来的国家美术馆的展览中,“公共花园”只是六个大致按时间顺序排列的主题中的一个,这些主题主要聚焦梵高阿尔勒和圣雷米时期的风景作品,还有一个是花卉静物(以向日葵为中心)。

  伦敦国家美术馆是最适合举办梵高大展的地方,因为它的镇馆之宝之一就是梵高创作的原始版本的《向日葵》,这是梵高在1888年8月为装饰高更的卧室而绘制的,也是梵高最出名的一副作品。

  展览将展示《向日葵》当初如何不可思议最终来到伦敦的故事。1910年12月,这幅画从文森特的弟媳乔·邦格(Jo Bonger)那里借来,被纳入策展人罗杰·弗莱(Roger Fry)开创性的后印象派展览中展出。这幅画对英国先锋派产生了巨大影响,并作为查尔斯·辛德(Charles Hind)1911年的著作《后印象派》(The Post Impressionists)的卷首插画出版。

  1923年12月,《向日葵》被借回伦敦,参加在莱斯特画廊(Leicester Galleries)举办的梵高在英国的首次个展。此时,英国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获得了塞缪尔·考陶尔德(Samuel Courtauld)极其慷慨的5万英镑捐赠的支持,刚刚开始收藏现代欧洲艺术品。年轻的美术馆馆长吉姆·埃德(Jim Ede)一心想要收藏《向日葵》。

  邦格继承了梵高的数百幅画作,1923年10月,她婉言拒绝了这位年轻馆长的请求:《向日葵》永远不卖,他们属于我们的家庭。

  1924年1月,埃德再次尝试想要收藏《向日葵》,邦格随后发出了一封饱含深情的回复:两天来,我一直试图狠心拒绝你的倡议,30多年来,我与《向日葵》朝夕相对,不忍心与它分开。但最终证明,这种吸引力是不可抗拒的。我知道,在你那著名的美术馆里,没有哪幅画作能比《向日葵》更能代表文森特,而他本人,“Le Peintre des Tournesols”(向日葵画家),也会希望它在那里出现……这是为了文森特的荣耀而做出的牺牲。它的售价为1300英镑。

  鲜为人知的是,邦格很快意识到当初她不情愿的决定是正确的。不足两个月后的3月12日,她写信给小保罗·加歇,他是在梵高临终前为他治疗的加歇医生的儿子,邦格告诉他,《向日葵》将留在伦敦,“我太高兴了”。

  梵高的静物画现在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画作之一。十年前,在手机图像普及之前,它是英国国家美术馆最畅销的明信片(每年销售26000张)。据说展厅内《向日葵》前的地板被数百万游客的鞋子磨损得最厉害。

  纪念《向日葵》入藏一百周年是梵高成为美术馆二百周年纪念展亮点的充分理由,但还有另一个周年纪念:1874年,距离即将到来的梵高大展还有150年,梵高住在伦敦南部的布里克斯顿(Brixton),在科文特花园(Covent Garden)的古皮尔画廊(Goupil Gallery)担任年轻的助理经销商。

  国家美术馆离他工作的地方只有五分钟的步行路程,所以他曾是美术馆的一个常客,很可能在午餐时间就踱步过来参观。多年后,梵高还回忆起在那里看到的康斯太勃罗(Constable)、伦勃朗( Rembrandt)(一幅现在被降级为尼古拉斯·梅斯的作品)和霍贝玛的特定画作。1874年春天,梵高21岁,而国家美术馆彼时成立50周年。

  梵高在那个阶段似乎从未考虑过他可能会成为一名职业艺术家,更不用说他的作品有朝一日会进入伦敦国家美术馆的神圣大门,并成为最受欢迎的一幅作品。